站内搜索:
虞洽卿:旧上海的风云人物

(发稿时间:2013/12/20  阅读次数:   )

【信息时间: 2013/12/20   阅读次数: 】【字号

人称虞洽卿是旧上海的风云人物。上海市中心的南北主干道之一的西藏路,曾打破以洋人名及地域名命名的常规,一度以“虞洽卿路”命名。

虞洽卿如何成名?事情还得从他15岁到四马路(今黄浦区福州路)打工说起。

 

赤脚财神”到四马路

一个大雨滂沱的下午,坐落在四马路望平街(今黄浦区福州路山东中路)的瑞康颜料行来了四个浑身湿漯的操着一口宁波话的浙江人。他们是前来投靠“瑞康颜料行”老板的同乡人虞庆尧及其他三个少年。

在虞庆尧的带领下,他们从十六铺码头下了船,刚好遇到大雨如注。其中一名少年虞洽卿撑着一把伞,由于舍不得踩湿脚上的新布鞋,赤脚赶路,便把鞋捧在手中。

四个人撑着伞,落汤鸡一般站在店门口。伙计不明就里,正要发话,谁知老板奚润如却开了笑脸,殷勤地让客就座。还特别吩咐伙计去馄饨摊叫了四碗馄饨招待。

伙计们感到十分奇怪,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。

原来,奚老板隔天晚上做了一个梦,梦见手捧两只元宝的赤脚财神朝他店中走来。奚老板一时欢喜,从梦中笑醒。没料想,店门大开,就真的兑现了。

现在,奚老板看到眼前跨进店门的这个赤脚少年,手中捧着一双布鞋,恰似一对元宝,正合了梦境,疑是财神爷化身?所以笑口大开,马上吩咐人热情招待。

奚老板待四人吃完后,突然开口问三个小同乡:“刚才吃的馄饨,不知一碗有几个。”虞洽卿见两个伙伴目瞪口呆,便笑嘻嘻地回答说:“他们碗里有多少我不知道,我这一碗里是15个。”老板见他如此机灵,更加喜出望外,连声说“蛮好,蛮好”。原来老板叫人去买馄饨的时候,暗中吩咐每碗放15个,看他们几个谁最机灵。现在看见虞洽卿头脑灵活,心下欢喜,立即把他留下来做学徒,而将另外两个孩子介绍到其他店里去了。

虞洽卿从此就在上海开始了当学徒的新生活。

学徒生活虽然辛苦,但是同浙江乡下的生活比较,那要好多了,所以少年虞洽卿做事十分勤快。

虞洽卿原籍在浙江省镇海县北部的龙山乡上下村。镇海的北部与邻县慈溪、余姚的北部紧相毗连,历来合称三北。1867年6月19日,虞洽卿出生在三北一个名叫虞万峰的裁缝家庭。他排行长子,本名和德,乳名瑞岳,表字洽卿。虞洽卿7岁那年,父亲病逝,家庭重担落在了母亲身上。

母亲方氏农忙时车水种田,农闲时纺纱织布,生活过得十分清苦。虞洽卿从小就帮助母亲。他常常背着一个竹篓,到海滩去拾贝蛤和鱼虾,把大的挑出来卖掉,贴补家用。

村上有一家私塾,塾师虞名世觉得虞洽卿聪明懂事,主动邀其入学,免收学费。仅三四年时间,虞洽卿就将四书五经读了大半。母亲看着儿子越来越知书识礼,常常为他的前途暗暗打算。

丈夫生前有个好友虞庆尧在上海谋生,趁他返乡时,母亲便托他为儿子找个工作。虞庆尧一口允承。就在虞洽卿15岁的那年,虞庆尧带了他和乡亲们托付的另外两个孩子,登上英商太古轮船公司的“北京”轮,来到上海。

虞洽卿发誓在上海好好干,让辛劳的母亲放心。

瑞康颜料行规模并不大,资本额只有800两银子,生意也清淡得很。虞洽卿以店为家,把整个心思和全部精力都扑在上面,该店经营很快有了起色。奚老板十分欣赏这个小家伙,觉得他不但头脑灵活,手脚麻利,而且熟悉行情,善于盘划,很懂得生意经。因此,虞洽卿未满师就被提升为跑街。    

跑街的职责是外出接洽业务,这就更能发挥虞洽卿所长。虞洽卿生意越做越顺手,不到两年时间,就使瑞康颜料行赚得两万余两银子。  

有一次,一家洋行从海外运来了一船颜料。由于风浪大,装颜料的铁皮桶全被海水泼湿,外表都生了锈。船主怕找不到买主,打算把颜料交给公证行贱价拍卖。

虞洽卿听到消息,立即赶去看货。经仔细审察,加上经验判断,他认为铁皮桶外虽然锈迹斑斑,但是桶内的颜料不一定受损。虞洽卿胆大心细,怂恿奚老板将这批货全部低价盘进。结果,事情果真如虞洽卿所判断的那样,瑞康颜料行因此发了一笔大财。

虞洽卿精明能干的传闻不胫而走,连“赤脚财神”的故事也被越传越神奇。传到后来说他初次跨进瑞康颜料行的大门,仰天跌了一跤,就像元宝似的滚了进去。

于是有人想挖瑞康颜料行的“元宝”了。这可急坏了奚老板,马上给虞洽卿加薪,还主动让给他几股股份,想把他稳住。

但是虞洽卿做了几年生意,人头熟了,办法也多了。他早在心里萌生了攀高枝的念头。不过,他选择的不是“土财主”,而是想当一个代表洋行大班和我国商人洽谈交易的买办,这样可以分享外国人的“一杯羹”来发大财。

 

虞洽卿在五马路当买办

“洋行买办”,就是洋人所雇用的华人中的“头头”。这个名称来自上海的租界。租界是洋行的集中之地,买办最多,成了一个阶层。做买办自然需要会说洋话。

虞洽卿在跑街过程中,为能和洋人交谈,不惜花费宝贵的时间和精力,陪他们逛市场、买东西、当翻译。坚持数年,英语大有长进,不但能跟洋商会话,而且还结交了不少外国朋友。

五马路(今黄浦区广东路)有一家德国人办的颜料洋行鲁麟洋行。1894年,经族人虞芗三介绍,虞洽卿终于离开“瑞康”,成了鲁麟洋行的买办。

虞洽卿在德商鲁麟洋行当了九年买办,成绩斐然。

某年秋天,有一位清朝大员来上海办理订购北洋新军军装。军装款式要根据欧美军队服式设计,所以要向外国人订购。各洋行的买办获知这一信息,争先恐后找大员接洽。但是,这位大员根本看不起买办,不愿会见他们,要直接找洋行大班洽谈。

在大家都万般无奈的时候,聪明过人的虞洽卿想了一个计策。他经过事先侦查,得知这位大员住在“一品香”(今黄浦区西藏中路福州路附近)旅社,每天饭后总要坐马车去外滩几家洋行了解军装行情。于是,虞洽卿灵机一动,吩咐自己的马车掐准时刻,故意与对方的马车相撞。

这位大员乃朝廷命官,非常傲慢,如何撞得?大员当即勃然大怒。此时,虞洽卿不慌不忙,恭恭敬敬站立在一旁道歉,并送上自己的名片,表示愿意承担责任。第二天他备了一辆崭新的马车亲自送到“一品香”旅社,并以压惊为名宴请大员。

酒席间,两人谈得颇为投机,说着说着,这位大员开始向他打听置办军装的信息,虞洽卿乘机大肆吹嘘了一番。就这样,这个大员心甘情愿地请虞洽卿帮忙。虞洽卿巧设妙计,终于做成了这笔交易,获得了巨额利润。

正做得顺手的时候,虞洽卿再一次看到了新的商机。赚取更大的利润,成了他的新追求。

1902年,时值35岁的虞洽卿放弃了鲁麟洋行的买办职务,转而青睐财源更广的银行生意,成了华俄道胜银行的买办。次年,又转任荷兰银行买办。

虞洽卿频频跳槽,看准时势,发国难财。当时,清廷屈从帝国主义的金融势力,同意外国银行在中国发行钞票。虞洽卿乘机为荷兰银行推广钞票的发行额,从中获取大量的手续费。

虞洽卿在荷兰银行当买办前后长达25年之久。长期在洋行当买办,让他尝足了甜头。

 

租界里调停纷争提高地位

虞洽卿生性爱管闲事,喜欢仗义执言。

法租界里华洋杂居,华人同洋人发生纠纷,虞洽卿就用自己的关系出面调解,平息不少纠纷。

于是,他在法租界的社会地位得到了提高。

    1897年夏,法租界领事扩展马路,企图强购宁波同乡会在法租界的四明公所殡仪馆和义冢地。被遭到拒绝后,法领事白藻泰居然派兵强行拆毁公所的围墙。出于同乡的立场,虞洽卿立即协同四明公所董事严信厚等三人与法交涉,同时发动罢市罢工予以抵制。但是,严信厚害怕官府与洋人,不敢造次。虞洽卿转而说动一些“短打朋友”〔1〕帮助。他说:“只要工商两界为后盾,法国赤佬就休想蛮横到底”。他们号召洗衣工、保姆、车夫、小工、厨师进行罢工。一时间,上海滩上的法国人衣食住行均成问题,无奈之极,法国领事馆只得尊重四明公所原主的所有权,并立下石碑划定地界,保证不再侵犯。这场风波终于平息。

这场胜利使宁波同乡们欢欣鼓舞,同时,还激发了上海市民的爱国情绪,虞洽卿被大家尊称为“阿德哥”。

1905年底,有个四川官眷黎黄氏,携带年轻婢女数名,行李百余件,扶丈夫灵枢回原籍广东。她们由水路经过上海时,被工部局捕房疑为拐卖人口而被拘留。解至会审公廨,由华人会审官关炯之、金绍成和陪审官英国副领事德为门共同进行审讯。

堂上,黎黄氏与众婢女说明原委,否认拐卖人口。但是,英捕头木突生一口咬定黎黄氏系拐犯,要带回巡捕房拘押,两方为此争执起来。副领事德为门居然谩骂“中国人是野蛮民族”,喝令巡捕抢夺人犯。旁听者开始哗然,出于义愤,便与廨役一同跟巡捕搏斗,大打出手。最终,黎黄氏等人还是被巡捕房抢走了。

这件事,引起了全市居民的愤慨,数千人集会向英国领事馆提出强烈抗议。

英方不予理睬。于是,公共租界罢市,还发生了围攻老闸捕房之举。全市有多处民众与英捕发生冲突。清廷怕事态扩大,决定选派虞洽卿和朱葆三等上海著名工商界人士出面调停。

经过虞洽卿等人的奔走斡旋,最后达成了协议。释放了黎黄氏及此次被捕的华人,会审公廨今后由华人巡捕到庭维持秩序。

至于英副领事德为门和捕头木突生,由于英方不同意撤职查办,便把德为门调往镇江。而木突生却一直逍遥法外。

小试锋芒获胜,民众觉得能有这个结局也是可喜的,因此大放鞭炮表示庆祝。从此,租界工部局对虞洽卿有些刮目相看。

1908年3月15日,上海公共租界有轨电车第一次通车,特地邀请虞洽卿、朱葆三等人乘坐第一辆电车巡游全市。他们出足了风头。

 

在南京路建华商体操会

在大闹会审公廨的后期,由于英捕罢岗,租界治安由隶属于工部局领导的万国商团代为维持。

虞洽卿心想:华商和市民也应当有这样的一支自卫力量。他和华比银行买办胡寄梅等商量,共同发起组织华商体操会。

1905年底,华商体操会正式成立。会长是虞洽卿,会董则由商界各业领导人担任,会所设在南京路的繁华地段。

挂牌仪式那天,各商店、洋行以及海关的华人职工参加者踊跃,两支近百人的队伍很快就集合起来了。

虞洽卿还请了圣约翰大学毕业生徐通浩等人为教练。在操练过程中,许多队员听说要穿戴军装式的黄咔叽制服和帽子,都表示不愿意。虞洽卿赶紧向大家作解释:“人家万国商团服饰整齐,装备精良,才显得威武。倘若我们长衫短袄不一,五花八门杂陈,操练起来岂不要让人家笑话。”他和会董胡寄梅等带头穿制服出操,这才打消了众人的顾虑。以后,每次出操,操场外围着许多人观看,喝彩声不绝。

这支队伍经训练后,虞洽卿立即代表华商体操会向工部局申请加入万国商团,获得批准。但是规定:中华队队长由英国人担任,华人只能任副队长,并且队员只有在出操或出勤时才发枪,事毕收回。为了这个问题,大家群情激愤,觉得别国队员可以把枪枝弹药携带回家,为什么华人不可以?为此差点散伙。虞洽卿力劝大家,体操会组织起来不容易,要克制忍耐,由他慢慢去向工部局交涉。

这交涉一搞就是几年。中华队员总算获准可以将枪枝弹药带回家。而队长一职,一直拖到1921年才由副队长徐通浩从洋人手中接替。

由于中华队的成立,全市各区绅商界人士也纷纷组织起了类似的队伍。如南市的李平书、闸北的王晓籁、浦东的许宝铭等组织了体操会队伍。这些队伍后来在光复上海的战斗中发挥了重大作用。    

 

首任宁波同乡会会长

上海独特的环境优势〔2〕,如一块超强的磁铁吸引着各地的移民。宁波毗邻上海,宁波人源源不断地流向上海。他们乘坐宁波轮船,从十六铺走向上海各个区域。到20世纪初,在上海的宁波人约达40万人以上。

1898年(清光绪二十四年),在上海的法国士兵冲击“四明公所”〔3〕,引起旅沪宁波人的坚决反抗。

当时在洋行担任买办的宁波人虞洽卿,在事件处理过程中发挥了重大作用。事后,大家感到仅依靠旧式会馆组织,不足以承担团结同乡发展同乡势力和维护在沪宁波人的利益。于是,1909年(宣统元年),虞洽卿、朱葆三等宁籍实业巨头发起组织“宁波同乡会”,公推虞治卿当选为首任会长。这个同乡会成立当年叫“四明旅沪同乡会”,第三年改名为“宁波旅沪同乡会”,简称“宁波同乡会”。

 

改西藏路为“虞洽卿路”

二十世纪30年代,为表彰虞洽卿对租界的贡献,工部局决定将宁波同乡会所在的西藏路改名为虞洽卿路,为此引发了一场中外大争斗。

是年正值虞洽卿七十大寿,上海市“第一特区(公共租界)市民联合会”主动发起,建议要设立一条“虞洽卿路”,以“留永久纪念”。当时公共租界内,只有南北大道西藏路,北通苏州河,南接法租界,中间又联结东西大道南京路,而以虞洽卿为领袖的宁波旅沪同乡会正好位于其中。

然而,上海公共租界内的道路一向以两种命名方式为传统。一是以中国各地的地名命名。二是以西方人名命名。要把西藏路改为虞洽卿路,用中国人的人名命名,打破了以往的传统,对公共租界来说是前所未有的变革。

二十世纪20年代开始,中国的民族运动一浪高过一浪,中国人的力量越来越增强。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,上海华人团体举力争斗,租界当局不得不作出让步,同意将“西藏路”改名为“虞洽卿路”。

虞洽卿路定名当日,华人一手承办了一个极为隆重的命名庆典。排场轰动了整个上海,堪称近代上海社会的一大事件。

1936年10月1日举行命名典礼。整条马路张灯结彩。虞洽卿胸前佩戴大红花,坐着高级轿车,从宁波同乡会到跑马厅缓缓兜了一圈。他把这件大事看作是有生以来最大的光荣。

 

相关链接:

⑴  虞洽卿和蒋介石:虞洽卿和蒋介石是在上海的“恒泰经纪行”建立友情的。虽然两人关系非同寻常,但虞洽卿并不醉心仕途。

年轻时他曾捐了个劝业道的官衔,经常协同清朝官吏处理华洋纠纷。在清朝垮台定局以后,他奔走活动为革命军募集钱款。在二次革命中,虞洽卿支持过袁世凯。但袁世凯把皇帝梦公开后,虞洽卿决然资助陈其美等的反袁活动。

1900年2月,虞洽卿在上海物价交易所担任理事长。

当时孙中山先生因革命经费困难,指派戴季陶、张静江、陈果夫等人去上海证券物品交易所做事。他们设了个“恒泰号经纪行”,以经营所得部分资助党务活动。

蒋介石此时也在交易所当小职员,他拜黄金荣为先生就是通过虞洽卿介绍的。

1921年交易所不景气,生意一落千丈,“恒泰经纪行”亏空。蒋介石本人也负债累累。又是虞洽卿同黄金荣代他还清债务,并资助旅费,让他去广州投奔孙中山先生。

1924年8月,上海总商会改选第五届会长,虞洽卿以多数票人选,正式成为上海的商界领袖。

以后在江浙战争中,虞洽卿以上海总商会名义电告双方,祈求不要在上海周围15英里以内作战。浙军卢永祥下野后,虞治卿等又每日代筹给养14000元,使浙军残部自动遣散,确保了上海

太平无事,受到各方好评。

    1925年,发生了震惊中外的五卅运动,虞洽卿作调停人。他圆熟干练的手法具有明显的妥协性。虽然他向帝国主义争回了一些权利,但是很大程度上挫伤了民众反帝的积极性。他几乎每天受到进步报刊的猛烈抨击。然而,由于这样一系列的活动,却密切了他和租界当局的关系。

    1926年,广州国民政府出师北伐前,宋子文、许余清、孙科等联名致电上海总商会,邀请虞洽卿等商界名流赴粤参观。虞派长婿盛冠中为代表。返沪后,盛冠中说蒋介石“很讲交情,很重乡谊”。虞治卿听罢眉开眼笑。

北伐军攻克武汉和南昌后,虞洽卿代表江浙资本家去南昌拜访蒋介石,表示只要蒋介石取消“打倒帝国主义”的口号,上海工商界一定在财力上给予支持。两人谈得十分投机。后来蒋介石密令所属各部将“打倒帝国主义”的口号改为“和平奋斗救中国”。

蒋介石率部抵沪后,虞洽卿当晚就去龙华晋见蒋介石,面洽筹饷问题。在江浙资本家的支持下,蒋介石站稳了脚跟。“四·一二”政变让江浙财阀看到蒋介石反共的一面,他们也就放宽心了。虞洽卿以上海商界联合会的名义致电国民党,表态“愿以三民主义相始终,对于当局清党主张一致表决愿为后盾。”    

这期间的蒋介石,由虞洽卿陪同看望了黄金荣。黄金荣要退回门生帖子。蒋介石十分谦虚地说:“先生总是先生,过去承黄先生、虞先生帮忙,我是不会忘记的。”

可是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政府对江浙财阀的需求好像是个无底洞,谁不出钱就要受到威胁。更令虞洽卿始料未及的是蒋、宋、孔、陈四大家族先后两次以公债抵交官股,控制中国、交通两大银行。1935年,他们也把大量公债作为公股打进虞洽卿创办的四明银行。虞洽卿轮船公司的轮船,也常被蒋介石的部队任意拉去,船沉了却不负责任。

当时虞洽卿欠四大银行的债款已达3000万元。中央银行曾打算以债权人身份处理三北轮船公司的财产。幸好是一场虚惊,可也把“阿德哥”吓出了一身冷汗。

⑵  虞洽卿创办三北轮船公司:虞洽卿的三北轮船公司是在1913年创办的。他觉得自己发了财应该为家乡办点好事。因此,他先在三北修筑小型公路和轻便铁路,兴办学校和医院,设立电报房。接着他又修海堤、筑码头、购买三艘小火轮,特地取名“慈北”、“镇北”、“姚北”,在家乡正式挂起三北轮船公司的招牌。这三艘百吨轮,行驶于宁波、镇海、余姚之间,给乡亲们出行带来了方便。

    虞洽卿认定了经营航运业大有可为,恰好规模不大的英商“鸿安轮船公司”拍卖,他就盘了下来。由于尚有部分外股一时无法收回,所以该公司仍保留英商名义。该公司的“长安”、“德兴”两轮行驶在长江各口岸,为他的航运事业壮了声势。

    1914年虞治卿被宁绍公司撤掉了总经理后,将全部精力放在了自家公司的管理上。他增加了三北轮船公司的资本,并在上海设立总公司。他另购三千吨海轮,行驶南北洋。他又以子女的名义另设两个轮船公司,便于相互担保向北洋政府贷款。

    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,我国沿海和长江一带的外轮纷纷奉召回国内运输军火。一时出现了货多船少、水脚大涨的局面。虞洽卿兴奋不已,决定甩开膀子大干一场。他毫不犹豫地卖掉了以前所置的地产,转而投资于航运事业,使三北公司的资本得以扩展。虞洽卿常常自豪地说:“有我上海三北公司,堪与重庆民生公司和天津政记轮船公司并称为中国的三大民航业。”

虞洽卿发展航运业自有妙招,即采用连环抵押的贷款术,使轮船越滚越多。他尽量收购旧船,船到手后略加修理,便向银行作抵押,即可贷得半数船价的款子。然后,他再凑钱购买旧船,再去抵押贷款。如此循环往复,到1935年,他已拥有大小船65艘,9万多吨,约占我国轮船总吨位的百分之十三。

每次购买旧船的不足之款如何去凑?他亦有诀窍:投标招请客运经理,得标者需缴半数船价之款。得标者交款后,享有在客轮的大餐间、官舱、房舱、统舱内雇佣茶房的权利,茶房得按舱位级别支付押柜费。所以,经理的收入亦很丰厚,很吸引人。

有时虞洽卿不投标招经理,而由自家雇茶房收押柜费。茶房的押柜费最高是400元,虞洽卿可以收到10万元巨款。

那么,大量旧船哪里来?

同业中每当发生轮船相撞或触礁事件,他闻讯后必定亲自前往慰问,并说服船长获取保险费。但是,当保险公司捞起失事船只准备拍卖时,他便抢先买了下来。为了节省修理旧船的费用,1922年,他盘下肇成机器厂,将它发展为三北机器造船厂。这样,既能制造新船,又能自家修理旧船。虞洽卿凭着灵活的商业头脑,财运滚滚而来。   

⑶  一代闻人客死他乡:在特务横行的上海滩上,虞洽卿感到很不安全。太平洋战争爆发后,承运洋米的差使也不得不宣告结束。蒋介石不忘旧谊,两次自渝发来电报。第一次是劝他去内地从事工商业建设,第二次问他何日启程,显然是催他赶快动身了。

    1942年春,虞洽卿终于告别了栖身近六十载的上海,绕道香港前往重庆。商人毕竟是商人,旅途中亦在盘算生意经,即便已届老年,仍不安分。根据当时形势,他决定开创陆路运输。在香港期间就以5万英镑购了一批福特卡车,准备经仰光开往昆明、重庆,经办陆路运输。到重庆后,他又组织三民贸易公司,主要运输民众需要的日用品。接着又联合川光公司与龙云部下缪云台合资开设三北运输公司。随即增购道奇卡车120辆,来回于滇缅、川滇道上,抢运军需物资、汽车零件、五金器材和西药等各类紧俏商品。由于他持有蒋介石的“手谕”,表明是“抢运物资”所需,所属车辆皆畅通无阻。这些物资满足了大后方民众的生活所需,但虞洽卿也赚了大钱。

晚年的虞洽卿脾气越来越怪,姨太太之间、子女之间争夺财产更加肆无忌惮,他悲中从来,身体日益衰弱。1945年4月26日因患淋巴腺癌客死重庆,终年78岁。家属遵照遗嘱将灵枢运抵上海,就地安葬。

⑷  宁波同乡会起始设在四马路(今黄浦区福州路)22号。同乡会人数扩大后显得原会址地方局促,便于1916年,在西藏路、白克路(今黄浦区西藏中路凤阳路,已拆除)口,以5.6万两银子购得一块2.8亩的土地。

宁波同乡会于1920年10月破土动工,次年5月落成。

这是一幢西洋式建筑,坐东面西。正面中间缩进,门厅前有两根希腊爱奥尼式柱,三、四、五层及屋顶有阳台,共五层。一层设半圆拱窗,顶层有希腊式山花。第一层中间为正厅,其他设会长室、帐房、会计室、庶务室、第一科办事室、接待室、男宾室、女宾室等;第二层为为演讲厅、委员会会议室、第二科办事室等:第三层为月楼(演讲厅旁听席)、阅览室、藏书室、文社等:第四层为聚餐室、音乐室、弹子室、纪念室等:第五层为陈列室、游艺室、健身室等。

1921年5月15日,新会所举行了盛大的开幕式。从此,宁波人在上海声势日益壮大。

 

注释

〔1〕“短打朋友”:一说“江湖朋友”;一说在底层工作的打工仔。

〔2〕 1882年,按照丧权辱国的《南京条约》,上海和宁波分别作为五个通商口岸之一对外

开放。上海借助自己独特的区位优势,特别是具有长江流域的广大腹地,迅速脱颖而出,向着一个国际大都市的方向发展。宁波虽与上海一起开放,却没有上海那般优势。

〔3〕 四明公所:宁波与上海以海为邻,历代有血缘关系。早在明代,就有许多宁波人到沪经商,为此波宁人在上海专门组织了一个以“四明山” 命名的“四明公所”作为同乡会组织。该组织在上海曾造成过很大影响。

 

 

(本文根据《百年上海滩》之龚济民文《海上闻人阿德哥》改编,改编者桂秋虹)

版权所有:黄浦区政协 技术支持:江苏国泰新点软件有限公司
 沪ICP备05004698 | 您是第 位访问者